互联网学车平台突然关闭 学员退款无门

腾讯科技 2018-12-17 09:53 编辑:靖程
分享到:
导语

近年来,在驾培行业内,互联网化成为新趋势,涌现了不少互联网学车平台。这些平台大多号称针对传统驾校的痛点而设,宣称收费低、流程少、拿证快,从而吸引了大批市民报名。

近年来,在驾培行业内,互联网化成为新趋势,涌现了不少互联网学车平台。这些平台大多号称针对传统驾校的痛点而设,宣称收费低、流程少、拿证快,从而吸引了大批市民报名。

不可否认互联网学车平台的便利性,不过也存在个别学车平台,办外地班,一味招生摊大饼,不顾及长久发展。一旦资金链断裂,公司停止运营,消费者索赔无门。

日前,有多名市民向南都反映,公司地址位于广州天河的“凸凸学车”平台在今年9月自称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突然关闭。

一众此前通过该平台报名学车的学员不得不私自掏钱学车考试。

多名学员称,该公司自从在其微信号上公布第一批退款名单后,就再无退款的消息。多名在第一批退款名单中的学员自称也未收到退款。学员面临着退款难的窘境。

涉事平台宣称“拿证周期最短”

学员张军(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今年5月,他在网上看到“凸凸学车”的广告,被其宣传的低价团购互联网学车模式吸引。

网上,虽然“凸凸学车”网站已经关闭,但是仍能搜索到相关宣传文案:“广州考驾照!广州学车!就在凸凸学车网。学车最低价!拿证周期最短!……”而在收费方面,凸凸学车宣称通过平台优化,让学车的学员享受低价团购学车,全免补考费,“团购学车最低4800元”。

想学车的张军在网上登记了联系方式。随后很快就有客服联系到他,让他到天河区壬丰大厦的办公室现场报名。报名时,张军签了学车合同,交了5680元完成报名。学员提供给南都记者的合同显示,“凸凸学车”所属公司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学员签下的合同为《凸凸学车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合同》。

事实上,根据《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管理办法》,培训合同应通过广州市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质量信息监管平台生成,驾培机构与学员双方应在网上签订合同,上述合同并不符合广州的规范。

按照考试地点的不同,“凸凸学车”提供有广州班、深圳班和清远班。张军选择的是清远班。合同显示,该班包含的服务包括有“20课时一对一练车(建议科二15课时,科三5课时)”,“基础政府费(车管所报名费、考场使用费、燃油费、驾照工本费)”,代办居住证、体检,补考费全包。

南都记者从多名清远班学员了解到,“清远班”挂靠在清远的两个驾校名下,学员的档案掌握在清远驾校手上。

驾校教练称只负责教不负责考

报名后,平台的微信客服将张军拉入一个学员群。如有考试,群内统一通知。张军称,在清远考完科目一后,平台安排他在天河区员村一合作驾校的训练场进行科目二的训练。“安排的教练是驾校的教练,训练场地和训练车都是正规的。”张军回忆。

那么,“凸凸学车”平台与驾校是怎样的合作方式?一与“凸凸平台”合作的驾校教练朱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凸凸平台”找了许多驾校与之合作,由驾校安排自身教练教在平台报名的学员练车。对于广州本地驾校来说,驾校的教练只负责教,并不负责平台学员考试事宜。该教练称,截至目前,“凸凸平台”仍拖欠他所在驾校费用。

至于学员报名的“清远班”,学员反映,学员通过与平台合作的驾校报名,清远驾校并不负责教。

总的来说,宣称为互联网学车平台的“凸凸学车”在其中主要充当一个中介的作用:一边与清远驾校合作让学员报名,一边与本地驾校合作搞培训,从中赚取差价。

科目二考试不及格后,张军想继续练车,却出现了麻烦。驾校的教练告诉他,平台拖欠驾校教练费,已无法让学员继续练车。

与平台协调无果,张军报了警。后在警方的调解下,平台介绍了一家驾校的教练给张军。不过,学员却要付练车费给教练,按100元每小时算。

“教练说我们不是驾校里的学员,怕老板知道了受处罚。因此,科目二练习时我们学的三个人只跑了两圈。”今年8月底,张军考过科目二,按照学车的程序,应该预备科目三了,平台却出现了问题。

凸凸学车微信号自9月15日后,再无更新。 网络截图

平台突然关闭 三个月无消息

8月底,多名学员反映,他们约不到学车,找公司负责人也联络不上。有学员去到“凸凸学车”在天河区壬丰大厦的办公地址,发现办公室门口贴着一张通知称:8月29到30日公司人员外出团建,31日恢复正常经营。

当时,有学员联系了一本地电视台媒体进行报道。之后,公司负责人对媒体承认公司出现了问题。

到了9月2日,“凸凸学车”微信号发布所谓的“临时公告”承认位于广州、深圳的店面已暂时停止营业,“我司正在全力推进所筹划的重大事项,但该事项尚存在一定不确定性”。

两天后,该微信号再次发布“凸凸学车学员公告”,所谓的“重大事项”终于尘埃落定。由“凸凸学车”所属公司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苏某落款的这份公告承认,凸凸学车经营不善,多方融资失败。

公告称,因上述电视台媒体播报的新闻事件,“公司品牌若挽救,已经比较困难,最终还是选择放弃注资,导致资金链断裂。因此,公司只能宣布从2018年9月3日起,平台停止运营……自公告发布之日起,平台将停止一切业务,包括停止安排学员练车、学员考试及招生收款的工作。”

公告当时给出了平台停止运营后的退款及善后方案。退款方案分为全额退款和部分退款:“已交费,但未收到流水号短信的学员可申请全额退款,公司会安排退还相关资料”;“已出流水号的学员,将按照所处的学车阶段扣除已产生的费用,退回剩余费用”。“公司会整理出一份未毕业学员退款名单,学员亦可主动提交退款申请,公司财务核查无误后,将分批次安排退还相关练车费用及相关考试费用。”

公告显示,善后方案为:已报名成功的客户,可继续考驾照拿证,学员档案由相应的驾校保管,考相应科目时,学员可自行预约考试,并联系驾校客服;学员练车,可自行联系教练协商付费安排练车,留下付费证明,拿证后,公司再安排退款;报考清远班的学员,科目二练车除了在当地自付费用练车外,还可选择到清远的训练场免费完成科目二的训练,直到通过为止,另外,科目三可在清远当地找教练训练,费用大概300-500元可包过。

9月15日,“凸凸学车”微信号公布了第一批退款学员名单。名单共有163名,退款金额在1500-6680元之间。然而,过后,该微信号就未再发布最新消息。至今,已过去近3个月。多名学员告诉南都记者,有多名在第一批退款名单中的学员自称也未收到退款。

学员退款困难 客服电话停机

平台倒了,学车还得继续。张军告诉南都记者,自己仍然找之前的教练学车,不过得自己掏腰包,路考项目的练车一个小时要付130元。“平台之后就彻底不管了,问客服也不回。”

张军还没考科目三路考,却得知,接下来若要考完文明考并最终取得驾照,要向平台挂靠在清远的驾校交1670元,否则即使自己约考成功,没有驾校递交档案也无法考试。

张军称,清远驾校给出的解释是,这是资料费。学员们则认为,是驾校与“凸凸平台”合作的款项被拖欠了,因此转嫁到学员身上来。

有的学员交了这笔钱后,终于把所有科目考完,拿到了驾照。不过,对于这笔钱,他们仍然颇为不忿。“平台倒闭后,练车是我们交的钱,而驾校还来宰一笔。”已拿到驾照的李亮(化名)称,这对学员很不公平。

而“凸凸学车”平台公布了第一批退款学员名单后,多名学员称,他们未再收到退款通知,尝试联系平台发现,客服电话已经停机了。

“凸凸学车”有一手机APP。昨日,南都记者打开该APP发现,主页上显示网络出错。APP上留有“凸凸学车”的客服电话,记者拨打发现已停机。

日前,南都记者走访其所属的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原在天河区壬丰大厦的办公室早已腾出,已为一家教育机构所取代。

在“凸凸学车”微信号内有一“退款申请”的选项,内有售后微信号和售后手机号。记者尝试添加微信未获通过,而拨打售后手机则显示电话已暂停服务。据在“凸凸学车”平台报名学车的多名学员反映,客服人员已很久没有回复。

昨日,南都记者多次拨打学员提供的该公司负责人电话,却无人接听。后该负责人给记者发信息询问有什么事情,记者表达了采访意愿,对方未再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南都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发现,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今年4月16日曾因广告违法行为被广州市天河区工商行政管理局责令停止发布广告,在相应范围内消除影响,并被罚款10000元。

业内声音

一些学车平台并无驾培资质

宣称拿证快 实则兑现难

近年来,各地的互联网学车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为学车人群提供便利性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问题。

首先是资质问题。有一些互联网学车平台在文案宣传中经常让市民误以为是驾校,事实上,其仅仅是提供中介服务的平台。

此前,广州市交委对媒体表示,目前涉及广州市驾培行业的“互联网+”技术平台,主要采用线上平台与线下传统合法驾校合作招生的模式,为广大市民提供学车的招生中介服务,该类平台通常依法进行了工商登记,具备商事主体资格,但未取得交通部门核发的《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实质并非驾校,不得违规从事驾驶培训经营活动。

关于“凸凸学车”平台,南都记者在广州市交通委员会网站对其公司广州市云学车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及其关键词进行检索,并未查询到相关驾培企业。此前,该公司的负责人对媒体也称,其只是一个平台,不是驾校。

一长期从事驾培行业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目前在广州考驾照绝大多数仍是走驾校学车的方式,在这种情况下,互联网学车平台就绕不开与传统驾校合作,其宣称的拿证时间比传统驾校短实则并不能保证。

上述人士表示,有些互联网学车平台一般是“招生后就卖猪仔”,去驾校找教练教学员。平台虽然打着低价学车的口号,但是从其成本核算来看,“平台经营维护费需要钱,找教练需要钱”,“羊毛出在羊身上”,最后还是要在学员身上找钱。

他称,有些互联网学车平台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而且开的一般是“外地班”,严格上是违法的异地培训。广州的驾校受交委监管,而这种互联网平台,交委可能监管不到,如出现平台倒闭的情况,消费者可能面临着申诉困难的局面。

律师说法

学员可起诉平台

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朱光辉表示:“学员要保障自身合法权益,首先还是直接跟平台方沟通联系,如无法达到有效沟通,建议按合约尽早启动司法救济程序,向法院起诉。”关于挂靠的驾校所收取的“资料费”,应确认在支付驾校费用时是否有签订相关合同,如有合同,根据合同内容主张权利,如无合同,应确认驾校所收取的费用跟提供的资料是否对等,对此有异议的,尝试向监管部门投诉举报或同样通过司法途径救济。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

关键字:

无门 学员 互联网 平台
分享到:

融资速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