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纪传媒市值暴跌背后:巨额债务压顶 实控人频繁套现

时代周报 2018-09-18 07:48 编辑:
分享到:
导语

一系列关于高层辞职、股东股份被冻结、证监局问询的公告,将印纪传媒的资金链困局和盘托出。

9月10日,印纪传媒发布公告称,短期融资券未能兑付,已构成实质违约,这笔短期融资券的应付本息金额达到4.24亿元。然而,公司2018年半年报显示,净利润同比暴跌91.89%,扣非净利润亏损5000万元,经营现金流为-2.7亿元,流动资产中的货币资金仅有1.35亿元。

而这只是印纪传媒财务危机的冰山一角。根据媒体报道,目前印纪传媒一年以内到期的金融负债高达9.1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董事会成员相继辞职,目前公司董事会共计5人,包括董事长吴冰、董事肖文革以及独立董事3人,截至9月15日公司3位独董均已向董事会递交了辞职申请。这意味着董事会只剩下董事长吴冰和董事肖文革,两位也是印纪传媒的创始人。

与隐居幕后的控股股东肖文革相比,公司总裁吴冰则被推向了台前。在公司董事会成员陆续辞任之后,印纪传媒董事长吴冰兼任公司总经理、财务总监和董事会秘书。董事长一人饰多角最终还是引来了四川证监局的问询函。

日前,时代周报记者就相关问题联系了印纪传媒,不过截至发稿该公司未作出回应。

“印纪传媒董事长吴冰其实是一个干事的人,她在这段时间或者说五年内,应该不会辞任公司负责人这个职位。”一位熟悉印纪传媒的影视企业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此前印纪传媒公司内部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目前公司也在积极解决。

截至9月16日,印记传媒报收3.58元,较2017年3月最高点26.26元(前复权价),股价跌去近9成。

债务危机压顶

在短期融资券违约之前,印纪传媒已有多个账户或资金被冻结。在7月26日–8月9日期间,因涉诉 4.17 亿元,该公司的民生银行(5.950, -0.03, -0.50%)账户曾被司法冻结。而公司的农业银行(3.620, -0.01, -0.28%)基本户截至9月3日仍处于被司法冻结状态。

此外,印纪传媒因与广东华录百纳(5.630, -0.05, -0.88%)蓝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欠款纠纷一案,被冻结5000 万元人民币资金,截至公司自查时仍处于司法冻结状态。

印纪传媒在各大公告中反复表示,目前公司业务发展远低于预期,经营业绩大幅下降,现金流十分紧张,同时公司已出现融资困难、持续盈利能力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等问题。

印纪传媒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收3.90亿元,同比下降49.3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4949.08万元,同比下降121.74%。

截至上半年末,印纪传媒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六大股东进行了股权质押,共计质押股份13.84亿股,六大股东所持股份几乎全部质押。

由于业绩不佳、资金短缺等问题,8月28日印纪传媒发布变更利润分配方案的公告,称董事会决定2017年度不进行利润分配。印纪传媒股价随之暴跌,公司相继出现大股东质押率高、所质押的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相应股份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等连锁反应。

当前,印纪传媒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肖文革所质押的公司股票触及平仓线,全部股份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比例的44.04%。

印纪传媒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肖文革目前正在与各债权人、质权人积极协商解决方案,相关解决方案尚存在不确定性,存在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风险”。

这意味着,印纪传媒有可能易主,控股股东肖文革或许会因为债务问题被踢出局。

重组失败、实控人套现

从印纪传媒的发展轨迹来看,肖文革和吴冰是重要的搭档。近几年来,董事长吴冰被印纪传媒冠以“中国首位好莱坞女性国际制片人”的头衔,频频现身于各大影视项目合作的活动现场。

不过,工商资料显示,吴冰虽然作为印纪传媒的法定代表人,但并不在主要股东之列,具体的持股比例也并未得知。而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肖文革才是印纪传媒幕后真正的资本运作者。

2009年,汇集众多明星的《建国大业》上映,作为电影出品方之一的DMG娱乐传媒董事长肖文阁也在影片出演。当时,肖文阁表示,DMG娱乐传媒作为中影的战略合作伙伴,将以《建国大业》为起点正式进军娱乐产业。

2014年底,DMG印纪传媒借壳高金食品登陆A股,肖文阁也早已更名为“肖文革”。肖文革任职董事长不足一年后,联合创始人吴冰接手,同时公司法定代表人也实现更名。此后,印纪传媒积极对外宣称发展好莱坞电影商业模式,并参与到出品《环形使者》《钢铁侠3》等好莱坞大片。

“按照印纪传媒本来的构想,会去做一些资产并购,不止是发展广告业务,还有影视制作其他的板块,会逐渐变成一个庞大的影视集团。”一位熟悉印纪传媒的影视企业高管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然而,两次资产重组失败让印纪传媒元气大伤。去年10月,印纪传媒宣布,原拟以现金方式收购AsiaWin Global Holdings Limited的100%股权,但因交易涉及境外资产,交易结构较为复杂,并且近期对外投资、资金出境监管趋严,公司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今年7月,印纪传媒宣布终止收购镜尚传媒有限公司,却表示“此前向对方支付的 2.5 亿元保证金尚未收回”。两次重组失败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也引发了股价大跌。

与此同时,公司的高层陆续出走。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4月,公司董事、财务总监付艳辞职;2017年4月,董事、董秘李荣强辞职。此后,董事长吴冰一直兼任财务总监、董秘以及总经理的职位。今年以来,两位董事以及三位独立董事也相继宣布辞职。

公司业绩下滑、资金链紧张、多位高层离职,公司控股股东的减持更是“掏空”了印纪传媒。今年以来,肖文革两次减持印纪传媒的股份,累计套现24亿元。1月29日,肖文革将其持有的1.07亿股股份转让给安信信托(5.010, -0.15, -2.91%),套现13.6亿元。5月9日,肖文革再次将其与印纪华城共同持有的8850万股股份,转让给股东于晓非,套现10.44亿元。加上近三年来的股权质押,肖文革累计套现40多亿。

至于融资资金流向何处?印纪传媒则多次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表示,肖文革质押融资的资金并未流入上市公司。

“双高”并购酿苦果

与印纪传媒的命运较为相似,时代周报记者梳理A股影视企业近三年的财报发现,重组受阻、业绩变脸、股东质押等是不少跨界影视公司的共同经历,这主要是当初高溢价、高业绩承诺并购酿下的苦果。

回顾2014年前后,正值影视企业并购重组上市的高峰期。也是这一年,高金食品宣布通过资产置换、发行股份购买资产等方式,拟置入印纪传媒100%的股权,股权作价高达60.12亿元,较账面价值6.29亿元增值率高达856.45%。

A股影视企业的轻资产并购,一般实施的是对赌模型,也就是通过拉高商誉以拉高交易价格,伴随着的还有高业绩承诺及相应的补偿。

影视行业由此也累积了大量商誉。2016年影视行业整体增速放缓,企业营收的增速也大不如前。尽管如此,不少影视企业的业绩承诺还是“精准”达标,招致了诸多质疑。

业内人士指出,并购高潮过后如果并购标的业绩承诺不达标,往往会导致上市公司计提商誉减值,业绩和股价由此大受影响,甚至引发大股东股权质押平仓风险。

当初,印纪传媒承诺2014–2016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4.29亿元、5.58亿元、7.1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不低于3.89亿元、5.01亿元、6.49亿元,随后三年也精准完成。

不过,业绩承诺期刚过,企业就开始“变脸”。印纪传媒2017年净利润为7.69亿元,同比增长率突然从前两年的约30%下跌到7%;2018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净利润2170万,同比下滑91.89%。

“对于这些借壳上市的跨界影视公司,有的企业有影视制作能力,危机困境只是暂时性的。而很多公司只是投资型企业,没有实际制作能力,或者说制作能力偏弱,上市后希望继续通过并购重组维持增长,一旦受阻容易出现主营业务增长乏力、业绩大滑坡等问题。”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

关键字:

市值 债务 背后 传媒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