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的东方门徒 蔚来IPO之后能走多远

因果财经 2018-09-12 14:15 编辑:靖程
分享到:
导语

无论是已经15岁的特斯拉还是不到4岁的蔚来,都面临着同样的交付问题。而其他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目前还没有看到面向用户的量产车。

timg

今晚,蔚来将迎来公司历史中的重要时刻,在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

当地时间8月29日,蔚来汽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招股书的补充文件,计划在此次IPO中发行1.6亿股美国存托股票(ADS),股票定价区间为6.25~8.25美元,蔚来提议的最高认购总额为15.18亿美元。

之前的8月13日,蔚来提交的招股书显示,公司希望在IPO红最高募资18亿美元,一前一后两者相距2.82亿美元。

对于蔚来的坏消息还不止于此,除了募资额度下调之外,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早在今年4月就接触蔚来的投资界大佬软银集团,计划在蔚来汽车IPO中购买价值2亿美元股票,最新消息是,软银已经决定退出首次公开招股。

软银的退出显示出投资界对于蔚来后市的一种看法,而持续关注电动汽车领域的软银,如果将钱投向蔚来的竞争对手,这对蔚来的后期发展显然更加不利。

其实这种临时跳票的事情并非只有蔚来会遇到,马斯克放弃对特斯拉的私有化提议,据传也是因为金主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倒戈一击,准备将钱投给其竞争对手Lucid汽车公司。

国内造车新势力 特斯拉老师的同学会

外界习惯将国内造车新势力称为特斯拉的门徒,蔚来和小鹏等一众国内造车企业显然并不愿意接受这个称呼,但是从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的成立时间点我们还是能读到一些东西。

2014年11月,蔚来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联合发起创立,并获得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

2014年6月,何小鹏将UC卖给阿里之后,开始思考人生下半场,决定创立小鹏汽车。

2015年1月,  威马汽车正式对外宣布成立。。。。。。。

从2014年开始,国内造车新势力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确切的说应该是从2014年6月之后,在这个时间点大洋彼岸的特斯拉也做了一件令行业震惊的事情。

2014年6月13日,特斯拉CEO马斯克在公司官网上发表一篇题为《我们所有的专利属于你》的文章,马斯克称为了电动汽车技术的发展,特斯拉将开放其所有的专利。任何人出于善意想要使用特斯拉的技术,特斯拉不会对其发起专利侵权诉讼。

马斯克认为,开放专利只会增强、而不会削弱特斯拉的地位。他认为技术领导地位不取决于专利,而取决于一个公司吸引和调动人才的能力。

据坊间传言,当时何小鹏知道这个消息后,还为此专门联系到马斯克询问此事,马斯克告诉何小鹏:“你们可以用这些专利,但是至于怎么用,和我们无关。”何小鹏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虽然后来国内新势力造车大佬也表示特斯拉为他们打开了一扇门,但是后面的路还是他们自己走的,我们也确实看到包括蔚来在内的企业后期也申请了不少的专利技术,但不可以否认,特斯拉开放专利技术降低了新企业的进入门槛。

别人走过的坑 你也绕不过去

汽车制造业流传的一句话是:上帝想要惩罚谁,就让他去造车。虽是一句玩笑话,但是由此也可以看出造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从成立到现在已经走过15年的特斯拉,一路也是惊险不断。对于马斯克来说,特斯拉的麻烦不是从model3才开始的。

最早马斯克只是特斯拉的投资人,第一位CEO+创始人艾伯哈德是技术出身,他主导设计研发了特斯拉的第一辆量产车Roadster,他把本打算以9万美元出售的Roadster,成本做到了20万美金。特斯拉之后的CEO换成善于管理的迈克尔·马克思,但这位新CEO并不打算为研发投入,他的计划是将特斯拉打包成优质资产卖给传统车厂,最终马斯克只能自己上了,这就是所谓的炒股炒成股东。

特斯拉的各种车型在研发过程中也麻烦不断也。2017年4月20日,因电动车手刹问题,特斯拉宣布召回五万多辆电动车;2018年4月份,由于转向装置问题,特斯拉再次回收超过12万辆Model S。

汽车的召回事件并非只青睐汽车制造行业的后入者,传统车厂此类事件也是层出不穷。长城哈弗H8因为后驱主减速器存在问题,两次延迟上市,直接导致该款车型上市后销售惨淡。

以上这些生产事故还都出现在自有工厂中,而国内目前实现量产的两家新势力造车企业蔚来和小鹏,因为种种原因还处于代工生产阶段。

“汽车电动化趋势到来之后,很多互联网企业加入到造车的行业,电动车确实将造车的技术门槛稍微低了一点。”一位传统汽车厂商的设计人员向财经网表示。

“虽然不用再去考虑发动机相关技术,单门槛的降低并不等于说谁都可以进入这个圈子,造车依然需要需要考虑产品设计、质量把控、成本核算等等很复杂的东西”。这位传统车厂的设计人员不认为0基础的互联网造车企业能做好这一切。

“如果选择代工生产,我会天天睡不着觉”,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沈晖表达了对代工生产的极大担忧,目前能够出量产车的新势力造车企业都是通过代工形式解决制造问题。

虽然蔚来的李斌和代工厂江淮老板安进在不同场合都表达过对外界质疑的不满,但是外界对于代工生产的担忧从未停止。对于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来说,唯快不破的发展模式很有可能会让问题更快的暴露出来,量产车大批量上市之时,对于这些企业的考量才真正开始。

烧过的钱和造出的车

8月13日蔚来提交的招股书是外界让外界第一次全面了解了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虽然大家都知道造车很烧钱,但是短时间内超过百亿元的亏损还是让很多人感到吃惊。

招股书数据显示,蔚来汽车在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下总称为报告期),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元和33.26亿元。而李斌也表示今年蔚来的亏损会超过51亿元。

横向对比特斯拉数据,统计数据显示,特斯拉成立15年以来,累计亏损53亿元美金,而蔚来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里烧掉109亿元人民币,显然在烧钱能力上蔚来更胜一筹。

除了巨额亏损之外,最新爆出的蔚来估值要价也大幅缩水到80~100亿美金之间,而之前坊间传闻的蔚来估值高达370亿美金,对比特斯拉500亿美金的估值,显然这个370亿水分太大。

蔚来招股书显示,蔚来汽车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为4599.1万元,面对上百亿的亏损,这个数值太过渺小。一面是亏损不断增长,一面是净利润持续低迷,在华尔街投资者的眼中,蔚来的投资“钱景”不容乐观。

和巨额的投入相比,蔚来还有一个难看的指标就是交付量。

蔚来开发的第一辆车是EP9,这辆售价高达148万美金的电动超级跑车据传生产不足10辆,其中6辆拥有者是蔚来的投资人。但这辆常年往返于各大赛事的超级跑车并不能给蔚来带来利润,蔚来需要给普通用户提供能买的到的量产车。

马斯克在接受 Youtube 主播采访时,讨论盈利话题中谈到了一个词“high volume”,他认为特斯拉想要盈利以及给用户提供更便宜的电动车,规模经济是核心问题。联想到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的交付问题,他们显然距离规模经济的道路更长。

8月29日,蔚来汽车提供的招股书补充文件显示:截至8月28日,蔚来ES8共生产2200台,已交付1381台,还有15761台待交付。虽然交付是每一个新兴造车企业都会遇到的问题,但ES8早在2017年就已经面世,随着2018年年底的日益临近,再剩下的16周内李斌交付1万辆ES8,每周超过600辆的产量对于现在的蔚来是一个严峻的考验,数据显示蔚来8月份的产量为1097辆,平均每周生产245辆。

关于交付问题,财经网也采访了汽车产业的业内人士,据他介绍,一款车从设计到量产要经历很多的阶段,首批汽车生产出来之后还要经过产品批量验证和一致性测试,在经过这些测试之后,汽车量产依然会受到供应链和产线产能的影响。

无论是已经15岁的特斯拉还是不到4岁的蔚来,都面临着同样的交付问题。而其他国内新势力造车企业目前还没有看到面向用户的量产车。

蔚来IPO之后

造车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蔚来选择赴美IPO,小鹏选择明年继续融资300亿,如果他们的夙愿都能够如期实现,未来的道路依然充满荆棘。

首先国内的关于电动车的补贴政策进一步收紧,财政部正式发布《关于调整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宣布2月12日—6月11日为补贴政策过渡期。6月12日财政部再次调整补贴政策,补贴福利开始退坡。

其次,7月28日《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正式施行,该措施彻底消除了国外汽车企业来华独资设厂最大的政策障碍,特斯拉随后宣布在上海建立独资工厂,未来国内电动车企业将面临和“老师”特斯拉的直接竞争。

再有,投资者能否再大手笔的投资国内电动车行业也面临疑问,国内众多的新势力电动车生产企业一定会各显神通,将有限的份额争取到自己的手中,赛伯乐绿科投资有限公司董事合伙人汪云志告诉财经网:钱荒的时候,钱更值钱。

据最新消息,蔚来汽车最终确认每股定价6.25美元,此前给出的定价区间为每股 6.25美元~8.25 美元。将成为继2010年的特斯拉之后,国内首家在美国进行IPO的电动汽车制造商。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来源:因果财经
作者:

关键字:

特斯拉 多远 门徒 蔚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