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碰币,“链圈”还好吗

财经国家周刊 2018-07-30 17:00 0
分享到:
导语

一些链圈创业者还对政策抱有期待,一位创业者认为,“此前市场对于链圈和币圈的理解误差使得政策风向难定,在对ICO进行严厉打击和整治之后,国家政策层面应该会加大对区块链底层技术和应用的研发引导及支持。”

不碰币,“链圈”还好吗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刘秋娜

“没办法,只能发币了。”一位坚守三年多“不碰币”的区块链创业者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最近一次股权融资失败后,为了活下去,他选择去日本发币。

这是一个颇为尴尬的结局。

在区块链行业,与ICO发行虚拟货币为核心的“币圈”相对应,这位创业者所在的圈子被称为“链圈”,他们是专注区块链研发和应用的技术派,鄙视靠ICO圈钱的行为,“不碰币”是基本原则。

但与技术派的骄傲相比,链圈的现实很骨感。一位链圈创业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区块链市场越发热闹,可大多数“不碰币”的企业都在盈利线以下挣扎,即使是状况最好的企业,预计也至少要到2020年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他们当下的日常运营主要靠融资支撑,这种相对传统的融资方法并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需求,到最后,一部分初创企业历经数年的入不敷出后,只能放弃原则,走向境外市场进行ICO融资。

剩下的大多数创业者,则在努力开拓商业模式的同时,急盼政策层面对底层技术和应用的研发支持。

他们中的很多人相信,今后两年是区块链技术和业务磨合的关键时期,也是区块链在中国发展的节点性时刻。熬过这段艰难时光,链圈“很有可能生长出下一个阿里和腾讯”。

劣币驱逐良链?

同属区块链行业,币圈与链圈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币圈为大众所熟知,遭遇强监管之前,这个圈子火爆而疯狂,入局者鱼龙混杂,各类代币真假难辨。

尤其是以比特币为首的虚拟货币,已生发出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条,涵盖了制作芯片、生产矿机、挖掘矿磁、交易所交易等过程,已形成全球性的大规模协作体系,同时也滋生出带有欺诈性质的ICO。

“在一些非法交易所和赌场,虚拟货币被用来炒指数、炒期货和对赌交易,很多公司一发币就能立马融到资金。然后,维护市值成了首要目标,很多公司是为ICO而ICO。”浙江数秦科技CEO高航如是说。

一位2016年成立区块链创业公司的前银行人士告诉记者,近三年来,他通过发行和交易虚拟货币获利8000余万元人民币。除此之外,他的公司迄今未接任何一笔区块链业务相关的订单。

链圈相对克制而冷静。

高航说,这个圈子主要有两种类型的企业,一类是区块链基础设施建设者,例如构建公链等;另一类是具体应用的开发者,其中又分为项目运营和分布式应用环境开发两小类。

无论是哪类企业,最早的切入点基本都是政务和金融领域,金融领域大多从电子票据、供应链金融方面入手;政务领域则主要应用于食品药品监督溯源、知识产权保护、房产证认证与核验、学历学位认证核验等诸多方面。

比如开车一族经常会用到的ETC(不停车电子收费系统)就已经有了区块链的身影。高航介绍,交通运输部近期委托数秦科技搭建的“区块链+云计算”底层设施,可将ETC卡的发行统一收归至路网中心。下一步他们还将联合交通运输部打通与中国保信的车险数据,深化车辆信息的核验工作。

这样一步步做技术和应用研发,和基础科研类似,在真正发挥区块链技术价值方面更有意义,但相比能快速圈钱的币圈,挣钱能力和速度差了不止一个等级。

“很多‘转型’区块链的机构项目白皮书写得天花乱坠,挂羊头卖狗肉,难辨真假,但就是能忽悠投资人。”中伦文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陈云峰认为,这不利于链圈的成长,有劣币驱逐良链的可能。

难题与出路

事实也的确如此。

2016年成立的趣链科技,主营业务是帮助金融机构搭建区块链基础设施。今年6月初,趣链科技完成超过15亿元的B轮融资,新增股东包括国投高新、理想国际、兰石投资等,创下区块链领域最大单笔融资纪录。趣链也因此被视为区块链行业第一个准领头羊企业。

但趣链科技CEO李伟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趣链的项目收入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不等,只有极少数能上千万。“每年的营收也就几千万。”

在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其他信息技术产业风口,如此“寒酸”的行业领头羊几乎难以想象。

“90%的投入都用于研发了。”李伟也很是无奈,如果业务规模不能持续扩张,可能要到2020年才能实现收支平衡。但开发业务也需要钱,趣链科技目前侧重于金融领域,如果业务拓宽到医疗、政务等领域,则实现收支平衡的时间还要延后。

这也是许多链圈公司转而走向发币的重要原因。据《财经国家周刊》粗略统计,自去年央行等七部委打击叫停ICO活动之后,工信部《2018年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囊括的以区块链为主营业务的456家企业中,能够良性运营的不足1/3,其中“不碰币”的技术型企业或不超过20家。

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区块链技术研究院院长张一峰说,做区块链需要大量的基础性研究投入,发币仍是当下最快的融资方式。“如果不让发币,一多半的区块链企业将面临生存危机,其中也包括一些能推动技术发展的关键企业。”

链圈创业企业也在努力挖掘新的收入来源和商业模式,比如一次开发、多次收益已经成为大部分区块链企业的营收逻辑。

消费者刷卡小票信息的共享与备份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人们偶尔会在一些场景用到小票,我们将小票信息的哈希值(即散列函数,把消息或数据压缩成摘要,使得数据量变小,将数据的格式固定下来)上链,备份在试点银行的信息系统中。”李伟说,用户可到任何一家试点银行查询打印,免去了每次刷卡后的纸张浪费和隐私泄露。

这个项目由银联发起,先在光大银行、广发银行、浦发银行、北京银行等几家银行做试点,是银联自我变革的一次尝试,选择的切入点很精准且相对安全。这类信息如果能逐步实现共享,银联将会变身为银行联盟链的运营者,构建起新的竞争力。

对李伟们来说,这类项目意味着他们有了基础算法,可以卖给更多银行,将源源不断地产生收入。

除此之外,一些链圈创业者还对政策抱有期待,一位创业者认为,“此前市场对于链圈和币圈的理解误差使得政策风向难定,在对ICO进行严厉打击和整治之后,国家政策层面应该会加大对区块链底层技术和应用的研发引导及支持。”

在张一峰看来,这的确需要国家顶层设计上的鼓励与支持,尤其是在推动基础理论研究层面,成立国家级研究机构,发布课题,激励市场机构投入研发,逐步实现产学研结合,将成为区块链技术健康发展的关键。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作者: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新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还可以输入133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