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星瀚资本杨歌:平台化是文娱项目的唯一投资逻辑

财经网 2018-07-30 11:00 0
分享到:
导语

“投早期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人,有的人在人群里散发的气场你一下就能感觉到。”

杨歌毫不避讳自己经常自我怀疑,这种自我怀疑伴随他的高中、大学,直至现在。

有的人会轻易被这种不自信打败,但杨歌却是另一拨人——要赢。

清华四年,靠着这股劲头他从一开始的几十名冲到了班级前三,最后顺利保研。后来,“死磕”成为他打败自我怀疑的唯一武器。

加入毕马威做咨询师,创办青年精英商业联合汇,一直到创办星瀚资本,他都带着这股劲儿。带来的直接结果是,对每个行业都能高度凝练成相应的框架逻辑。

现在,他有上百个框架,从看人,到看事。

微信图片_20180815110320

万法归一,看来看去,所有的事物都是同一套逻辑。于是,从文娱到消费,再到供应链,很少有人像杨歌一样关注的领域如此全面。

偏偏,他还投出了不少好项目:二手奢饰品交易品台心上、城市文化生活综合体言几又、数字音乐生产交易平台V.Fine Music……

投资这些项目,百分之七八十的原因都是基于对人的判断。V.fine music的唐子御,杨歌投他的时候还不到20岁,现在,22岁的唐子御成为合并了豆瓣音乐之后崭新的DNV音乐集团CEO。

“投早期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看人,有的人在人群里散发的气场你一下就能感觉到。”

但这种能力是天生的吗?

“肯定不是,从创业到做投资,十多年来练就的就是看人的本领。”

Q:从今年年初开始,投资圈里一直在讨论机构募资难的话题。这个募资难的问题您是否有感受到?

杨:我不做主观评价只说市场的情况,我们还OK,第三期基金顺利募集中,正在往前走。

其次,央行政策收紧,财政支持地方政府而不是大量支持金融机构,市场流动性整体减慢。我们处在整个行业中,显然是可以体会到的。

再次,大环境改变之后,机构必然要做出调整。“募投管退”四项业务中,这些年肯定要把“募”重视起来,大量的公司其实都在“募”上花了大量的时间。这是这两年很明显的一个客观现象。如果没有投入足够多的时间,或者没有大量的资源,那在今年募集资金就比较困难。

如果你恰好在2013年、2014年的时候,有投资者给你出钱,然后快速地投项目,如果投得不是很谨慎,那这两年可能就会遇到一些困难。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也是一个市场的自然清理过程。

另外,这两年处于一个阵痛期。2013年和2014年之前,大家习惯都是债券类,或者是银行定本定息类的投资。这两年就是让大家真正能够理解,投资有风险,只有真正有水平的人才会赚到钱。从2013年到现在,第一波试水股权投资者已经尝到结果了。

还有一部分人带着投机的心态从债权转到股权类投资,结果出现大量的失败。这就导致有些人觉得投资这件事情很难,不投了。所以很多地方比如江浙,当然北方也有,企业家有上十亿甚至于上百亿的资金趴在账上,根本不敢投出来。

Q:在当前的阵痛期之下,投资人和机构对于一些创业项目是不是会特别谨慎?

杨:这个事具有两面性。今年我们抄底抄到一些好的项目。以前报价两三亿估值的,有可能现在5000万都不到。我昨天晚上见了一个导演,以前报6亿估值,现在估值缩水不到1亿就可以了。就连他自己都已经认识到,前两年文娱市场被炒得太火了,市场一热,很多创业者也被冲昏了头脑。

Q: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还可能出现像共享单车那样被资本催生的项目吗?

杨:不管市场如何,这批人是永远都存在的。他们能把行业推起来,从某种程度上是对资源的一种浪费。但从另外层面来看,它是经济活化的一个种子,还是有意义的。这些事情它不是完全的好和不好的问题。 

但星瀚资本不选择投这样的项目,我们坚持价值投资。我给你举个例子,前两年智能硬件火了一阵子,其实很多智能硬件应用性和市场化程度都非常低,甚至可以叫做玩具硬件相比国外硬件相差甚远。很多芯片和三星这样的企业差距非常大。三星的内存在一个指甲盖大小里面,里面有80亿个电容。这不是说你投多少钱堆多少人短时间就能够实现的,这是一个几十万人上百万人的长时期历史积累下来的技术总和,这就是智能硬件。 

每隔一段时间就有记者来问我,共享经济你怎么看?年底又有人来问我,ICO怎么看?新零售怎么看?你看看现在办公室里1·那些所谓的“新零售”,架子全空了。

Q:最的近猩便利、果小美又都融资了,这个怎么解释呢?

杨:这个逻辑跟经济和它的商业发展没有关系。能融到资的原因不是单纯的因为他做得好,资本运营的影响比较大。

Q:投资音乐工作室项目V.fine music,看中的是它的什么? 

杨:我先说一下我们投资的原则,第一,你要想做好企业、能赚钱,天花板必须高,然后,如果天花板不高,这个团队要有足够大的理想,足够强的能力,冲破天花板。这是基础原则。

所以这两年我们的投资有两个很专业的方向,一个是供应链和农林牧渔生产制造,第二个是文化娱乐。在文娱里我们看很多项目,但更倾向投那些能够整合的平台。我们投资的v.fine music遵循的就是这个逻辑。

v.fine  music有个特点:他们自己搭台,让上面的无形知识产权能够流通起来。他们迭代速度非常快。第一个阶段就是做乐队给别人唱,积攒了大量好听的音乐;第二个阶段音乐好听,于是有人找他们去做音乐,然后他们开始制作;第三个阶段自己做不过来了,找别人给他制作,形成专业人员制作音乐的平台。 

第四个阶段制作的音乐多了,留存的IP多了,就形成IP的确权流转和交易平台。我们要把IP的交易规则、确权规则变得更明确,然后收集大量的音乐IP。这个过程最重要的是什么呢?是音乐IP的制作和流转标准化。只有标准化之后,这个量才能大起来。

Q:但是你投他们的时候,他们还只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室,当时为什么坚决要投?

杨:天使投资百分之六十七十以上的是基于对人的判断。人要极度聪明,有远大的理想,有克制能力,非常坚持,然后视野非常开阔,迭代速度非常快。v.fine music这两个年轻人,当我看到95年的唐子御的时候,一眼就认定他是这样的人,就是脑子转速跟正常人相比要更快得多。 

我从事创业、投资十几年时间了,从我自己创业开始就在琢磨这个事。真的能够成为乔布斯这样的人非常少见。而这种人在人群中是非常闪耀的,说的邪乎一点,他发散的磁场在一个群体里面,你马上就能感觉出来,这种人是很难寻找的。

Q:您这种看人的能力是天生的吗?

杨:不是,没有天生的能力,只是后天一直在总结规律。

Q:很多实体书店都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为什么要投资言几又这样一个项目?

杨:透过现象看本质,因为言几又根本不只是一个书店,它是一个通路,它和诚品书店、方所非常像。它是一家体验式书店,体验这件事情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我过来消费时这个环境能够把我留住。商业地产需要这样的体验式消费。

线上消费的发展给一线城市、二线城市的商业地产冲击最严重。这个时候,每一家商业地产都希望人流聚集在我这儿不走。所以线下商业地产四种业态特别典型,第一是体验式餐饮;第二是母婴产品,母婴就是需要体验的;第三个就是奢侈品护肤品,这些东西很多是要体验的;还有就是娱乐,比如电影游戏,都是要有体验感的。

感受体验这个过程对于商业地产有两个好处。

第一个好处,在线上干不了,你只能来我这;第二,体验这件事情要耗时间,这个对商业地产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所有的商业地产对言几又都非常欢迎,言几又的租金没有超过8块的(每平米租金)。商业地产为什么给他这么便宜?因为它吸引大量客流。 

Q:您在投文娱的时候,什么样的项目会让您觉得是值得投的?

杨:就一个逻辑:能够平台化的。

整个文娱IP这块跟几十年前不一样,你无法通过一个单一的IP植入用户心智,因为市场太复杂,每一天都有新的IP形象出来,大家脑子已经装不了那些东西。二十年前的产品你会记得有恒源祥、北冰洋、葫芦娃等等这些东西。现在不行,前阵子一个小猪佩奇多火,但你今天再看,这段时间是不是就消停了?我们有关文娱的投资中,只单独投了一个IP,就是皮皮鲁总动员。因为皮皮鲁深入到了这一代孩子家长的脑子里面去,他们会选择消费。

但其他的就很难形成这样的作用,现在品牌太多,还没有来得及入驻用户心智就过去了。这是互联网信息碎片化直接导致的结果,产生内容变简单了,但是影响力变弱了。

Q:怎么看区块链

杨:1%的价值和99%的泡沫,就是这么回事。

Q:很多情况下,并购当中都有资本的推手,他们可能很强势,您怎么看待资本和创业者的关系?

杨:我跟创业者关系都挺好,都是朋友。我们的原则非常简单,我帮忙不添乱,但是如果你一直固执我会一直在旁边给他建议,告诉这个问题所在,帮助企业意识到问题。

我们给的不仅是建议,会深度地告诉他这个方向是什么,我们会展现很多东西,然后会给他资源。 

Q:看一个项目的时候,人的因素会占到多大比例?

杨:人可以说是天使投资的主要因素,但人永远都是一个参数。企业是一种生命形态,是业务、财务、法务,包括技术产品、市场营销、品牌运营管理等,作为一个创业者你需要有综合能力。

Q:你身上会有不自信的元素吗?

杨:当然有,每个人都会有不自信的时刻。

Q:但是听你聊天,感觉你是一个对自己非常自信的人

杨:这是你做生意必须具备的一点。

Q:事业中有没有遇到过困难?

杨:做生意遇到困难是非常正常的,很多事情解决不了,这个很正常。

遇到大的困难你就会难受,难受的多了,你会产生阶段性不自信,然后要调整。清华的学习养成了一种死磕的习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搞成第一不挺好的?

Q:你关注的赛道很分散,而且跨度都很大,怎么保证对每一个行业都能了解到可以进行投资的程度?

杨:沈南鹏说过一句话——说学物理的人很适合做投资。我深刻体会到这句话,因为学物理的人习惯总结框架。就好比学习物理的时候,我今天做了一道题,明天做一道题,后天考试那道题跟前两题完全不一样,但是我能答对,原因是我是用模型去思考这件事情。

我今天看了一个医药公司,明天看了一个工业公司,后天看了一个农业项目,你能不能抓住? 你能抓住并不是你看懂了农业或者工业,而是你看懂了逻辑。

Q:所以你会总结出大量的方法论?我很少听到有投资人自己去搞这么多的框架和方法论。

杨:我喜欢这么做。因为做投资要涉及的行业太多了,你来了一个人,突然开始给你讲精密仪器,又来一个人跟你讲怎么治疗癌症,再来一个消费文娱的,给你讲消费。你要每天这么切换就精神分裂了,所以你必须要找到他们的共性。 

其实投一个音乐IP公司和投一个农业农产公司,他们的逻辑基本是一样的。在我看来,它们的区别只有30~40%,大量的规律是相同的。

Q:小米估值最先开始报2000亿,后来可能500亿就上市了。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巨大的差距?

杨:目前整个市场对公司的估值是相对比较低的,特别是对于互联网和新科技,大家都觉得泡沫比较大,而且有很多机构站出来说这件事情,所以它采用了低开高走。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做法:很明显行业里的人都知道它被低估了,于是低开高走就很顺理成章了。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策略。

Q:映客上市的逻辑是不是也是这样?

杨:映客上市的逻辑跟小米不太一样,两家公司所处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但有一点,两家面临的大环境都一样,都不是股市特别牛的时候,都不敢开太高的价格。因为一旦高开低走,很有可能被炒成垃圾股。

还有一个就是说互联网行业和利润不是特别强的行业,高开的可能性很低。利润不强的公司,如果高开一旦低走了,所有人都会觉得这个公司没那么大价值,就会一直低下去。互联网公司是靠信心、流量和行业发展趋势支撑的,所以当你低开高走,他才会证明自己在市场里是有信心的,如果你高开低走的话,大家就会觉得这个公司盈利困难已经变成了共识,信心溃散就很难收回来了。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来源:财经网

关键字:

文娱 专访 逻辑 资本 项目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还可以输入133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