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网科“曲终人散”

36氪 2018-06-01 10:18 0
分享到:
导语

动荡了很久的万达网科终于收场,把未来交给了腾讯。

万达网科“曲终人散”

5月30日,万达官微发布消息称,万达、腾讯、高朋三方将成立一家合资网络科技公司,打造全球领先的线上线下融合新消费模式。合资公司的股权分布为:万达商管集团占股51%;腾讯占股42.48%;高朋占股份6.52%。三方各自出资多少并未披露,新公司的名字也还没有亮相。

新公司董事长由万达商管集团总裁齐界担任,CEO由腾讯推荐、高朋CEO高峡担任。新成立的网络科技公司将注入万达网科公司原飞凡等部分业务;腾讯将投入线上流量等优质资源;高朋融入电子发票等业务。

至此,动荡了很久的万达网科终于收场,把未来交给了腾讯。

除了拿到万达网科新公司42.48%的股份,腾讯还持有万达商业2.06%的股份。新公司的股东高朋的第一大股东也是腾讯,腾讯持有高朋的股权占比为21.07%。

王健林的“希望”和“失望”

万达网科曾经与商业集团、文化集团、金融集团并列为万达集团的四大业务。它的使命是为万达的实体商业提供足够的线上支撑,“通过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科技的应用,助力实体产业变革商业模式,实现降本增效。”

万达网科旗下曾包含了飞凡信息公司、快钱支付公司、网络信贷公司、征信公司、云公司、海鼎信息公司、迈外迪公司、ETCP公司等,是一块王健林愿意投钱大力发展的业务线。

万达网科“曲终人散”

2016年10月,万达集团调整业务线,把网络科技板块从金融业务线中独立拆分出来,原来的商业、文化、金融三大板块调整为商业、文化、网络、金融四大产业集团。

独立拆分之后,王健林给万达网科定的目标是“打造中国唯一的实业+互联网大型开放平台的战略定位”,并明确网科要能单独盈利,“飞凡要力争2018年实现整体赢利,2020年利润过百亿,实现飞凡的整体上市。”

与万达网科的“大目标”一同被批准的还有飞凡的五年资金计划——也就是投钱。不过,一年之后,万达网科即传出裁员传闻,还有王健林的一句自我反省“我曾经犯的一个错误,就是给了曲德君太多的钱”。

万达一共在网科业务线投了多少钱,并未有公开披露。不过,从王健林的态度可以看出,万达网科并没有能完成当初定下的目标,飞凡上市也遥遥无期。

再加上万达从港股退市时间节点没有选对,以及之后的海外投资被查和贷款受限风波,一直在烧钱、从未有盈利的万达网科终于成为继文旅项目之后第二个被卖掉部分股权的资产。

2018年1月照例举行的万达年度工作报告中,王健林只总结了万达广场、文化、影视、金融四个板块的业务情况。在2018年的工作安排中,又回到2016年10月之前三条主要业务线的布局,“商业地产收入1245.4亿元,文化集团收入733亿元,金融集团收入408亿元。”

万达网科“曲终人散”

万达网科再次成为“待定”状态。

代表着万达盛况和强大招商能力的“万达商业年会”在万达网科筹备成立的时候已经改名为“飞凡商业年会”,曾有“超过8000个品牌、3000多个加盟商、4.5万人次专业人士参会”,但是2018年的商业年会筹备仍未有时间表。

在万达网科曲终之前,万达将地产业务单独拆分成立地产集团,万达又回归到以商业、地产为核心的地产公司模式。

豪华团队曲终人散

除了定下高调目标、给予资金支持,万达网科还曾有一支豪华团队。

2017年2月,王健林为万达网科组建了“豪华高管团队”。曾在北京银行担任副行长的赵瑞安任万达网科副总裁一职;曾在谷歌担任全球副总裁的刘允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COO);曾任微软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的杨晓松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兼首席技术官(CTO);曾任微软大中华区副总裁的徐辉任万达网络科技集团副总裁;曾任VISA中国区副总经理的王济涛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曾任PayPal中国区首席财务官的梁嘉声任网络集团高级总裁助理。

据媒体报道,2018年1月20日起,万达网科业务全部停止,仅剩收尾工作,而“豪华高管团”中的成员大多数已经离职。万达网科目前最后一批裁员即将完成,裁员完成后,剩余原万达网科员工约300人将会去万达网科和腾讯系高朋科技成立的新公司,而原来万达网科有约3000人在职。之前负责万达网科业务的曲德君也被齐界代替了。

按照万达、腾讯、高朋三方成立合资公司的约定,新公司董事长由万达商管集团总裁齐界担任,CEO由原高朋CEO高峡担任。高峡是高朋创立初期即加入的元老级人物,英文名字为Gordon,在杨承坚离职之后接任高朋CEO职位。齐界曾任万达酒店发展公司非执行董事,2000年4月加入万达集团,2017年开始担任万达商业管理集团董事兼总裁。

从上述两人的职位以及万达网科之前的定位推断,齐界主要会负责新公司和万达集团业务直接的配合协调,而高峡将会负责新公司的具体业务。从股权结构上看,腾讯是高朋的第一大股东,又承担流量导入的任务,这意味着将来万达、腾讯、高朋三方成立的合资公司中,将会以腾讯系等更懂互联网的人为主,万达系将会退居次要位置。

据接近万达网科的人士透露,之前万达网科的业绩增长不及预期,跟公司内部管理流程冗长、层层汇报的人事架构有很大关系。万达企业文化的长处是执行力强,但公司人事架构上以王健林为单核心,这跟互联网公司的文化有很大差异。尽管万达网科曾拉来豪华团队,但却难以发挥。

王健林说,“(万达网科)原来方向也有偏差,老想大规模来做,如果就为万达广场、旅游度假区研发,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

可惜碰上万达多事之秋,王健林并没有给网科足够的调整时间。从酒店、文旅到网科,花钱多投资回报慢的业务正在被一块块出售股权,但万达回A上市仍未见转机。在入股网科之前,腾讯还耗费百亿收购了万达商业2.06%的股份。一定还有很多人盯着万达的影视、文化业务,给快速扩张的万达一些拿资产换时间的机会。

腾百万失败了,腾万能成功吗?

5月30日,万达官网称,万达、腾讯、高朋的合作,目的是整合三家优势资源,一方面对万达商业中心线下场景进行全面数字化升级,打造智慧广场、智慧门店,紧密连接商业中心、商户和消费者,形成“超级导购”、“超级店长”、“超级会员”三位一体体系,提升商业中心效能和消费体验。一方面要积极探索新消费领域潜在的升级空间和巨大市场,共同营造新消费大生态。

这个官方声明中的表态带着浓浓地“腾讯味道”。腾讯和阿里对新消费市场的占领已经进行到白热化阶段,万达在线上的布局优势曾经就像一个独立于腾讯和阿里的第三王国,不过现在它也被迫卷入其中。

在腾讯和阿里的竞争中,阿里擅长生态链建设,它的优势是数字化、金融和公司改造创新。而腾讯擅长的是流量导入,做线上线下的衔接。所以“紧密连接商业中心、商户和消费者,形成‘超级导购’、‘超级店长’、‘超级会员’三位一体体系”是腾讯的特征。

如果上述分析成立,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腾讯入股万达网科不是在原公司的基础上改造,而是要成立新公司。这也意味着,万达需要放弃对新公司的掌控,把足够多的空间给到腾讯和高朋,尽管两者合计占有49%股权,比万达少2%,但将会有更大的话语权。

万达网科“曲终人散”

以万达为核心的掌控已经有过失败案例。2014年,在王健林和马云赌约两年之后,因为看到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万达主动向互联网公司伸出橄榄枝。万达、百度、腾讯宣布合资成立的万达电商,尝试做电商业务,三家公司对万达电商的首期投资额达到50亿人民币,其中万达持股70%,另外两家持股各为15%,并计划5年投资200亿元,打造全球最大的O2O电商公司。业内人士认为“腾百万”成立的电商共识是想挑战阿里巴巴。然而两年过后,2016年飞凡宣布,腾讯和百度未投入任何资金,“腾百万”就此拆伙。据媒体报道,其中原因是万达话语权太大,又缺少互联网基因。

2012年王健林输给了马云之后,万达网科也未能赢回一点阵地,网科的未来最终握在了别人手里。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来源:36氪
作者:

关键字:

万达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还可以输入133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