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海陆空新战略难掩管理困境

因果财经 2018-03-07 13:52 0
分享到:
导语

在经历了一整个寒冬之后,这个被戴维称作运营精细化的策略调整仍将面临许多挑战:吃空饷、拿回扣,内部腐败;运营裁员、人心浮动,部分城市服务撤销等等问题。

微信图片_20180307134339_副本

2018年,共享单车将迎来更多挑战。

2017年,ofo开城数超过200个,投入2300万辆共享单车,订单高峰值为3200万单。

实际上,结合一月份ofo被爆出“日订单量从3200万单锐减到1000万单”,“拖欠供应商货款25亿”,“账上现金只能维持一个月”,多种渠道的信息显示,这个曾经的资本宠儿正在面临“失血”的尴尬。

近日,半年多没有融资的ofo通过动产抵押的方式迎来了“救命钱”。最新工商信息显示,ofo创始人戴威通过动产抵押方式,先后两次将其核心资产共享单车作为质押物,换取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借款。

此前不断传出滴滴拒绝在ofo新一轮10亿美元融资协议上签字,因为滴滴作为第一大机构股东,担心股权被稀释。

对于ofo用核心资产换来的这笔借款的目的和用途,外界众说纷纭,资金紧张、倒逼滴滴妥协等。与此同时,ofo的亿级线下流量入口或成为其最大的价值所在,支付宝在线下的打开和使用率也会相应提高。

ofo方面并未对其新一轮借款的用途作出回复。不过,财经网创投了解到,在发给ofo全员的一封内部信中写到:为了进一步提升管理效率,提升运营精细化程度,ofo决定就国内城市运营体系进行组织调整,调整后的ofo城市运营体系将下设海军战队、陆军战队、空军战队,以及综合运营部。

不过,现实是,在经历了一整个寒冬之后,这个被戴维称作运营精细化的策略调整仍将面临许多挑战:吃空饷、拿回扣,内部腐败;运营裁员、人心浮动,部分城市服务撤销等等问题。

城市端大幅裁员

多位ofo不同城市员工向财经网创投透露,ofo自去年底开始的裁员仍在进行,且裁员幅度比较大。近日,也有网友在脉脉匿名爆料,广州ofo共享单车准备大裁员。

对此,ofo方面表示,“共享单车行业在过去的2年一直以超越一般互联网企业数倍速度成长。ofo在2017年一直保持全球市场份额的行业性领先,并在上半年率先提出’精细化大数据运营’的战略思路。为了更好提高经营效率,以更优质的产品体验服务用户,公司正在进行业务深化和组织升级,加强长期竞争力,相应的岗位和组织调整也在持续进行。”

一位ofo二线城市端前员工瑞林(化名)向财经网创投透露:ofo从年前就开始分批次裁员了,到现在已经是第四批了,年终奖也是一拖再拖,最近批次裁掉的都是二三线城市的运营和供应链岗位。

ofo在该员工所在城市原来有40多名员工,目前裁员已经超过一半,而外包的300多人的运维团队(街上穿工衣的,仓库维修的,属于第三方团队)也减了一半。

另一位ofo中部战区下辖的运营城市的前员工胡立(化名),也向财经网创投透露,其所在城市裁员比例也比较大:“ofo大多是专人做专事,完成了任务会调整到其他岗位。就我所在的城市来说,变动性较大,每个人入职后几乎都有担任其他岗位的经历。”

瑞林表示,ofo年终奖也是一拖再拖,到现在也没有下文了。

财经网创投了解到,根据ofo 2017年年终奖指标,员工绩效等级可分为S、A、B、C、D五个等级,对应的个人绩效系数分别为2、1.5、1、0.5、0。如果月/季度绩效评估有2次及以上C(总部)或D(城市)的人员不参与年终奖金分配。

如果按照底薪4500元/月计算,奖金基数为2个月,即奖金为2个月工资9000元,再乘以个人绩效系数,年终奖最高可拿到18000元,如果月度绩效评估两次是D的话就取消年终奖。不过,也有网友在脉脉吐槽:“月度绩效评估都是B以上,也被劝退了。”

海陆空新布局

城市端大幅裁员的同时,ofo城市运营体系2018年也作了较大调整,调整后的ofo城市运营体系将下设海军战队、陆军战队、空军战队,以及综合运营部。

由ofo内部员工提供的,ofo创始人兼CEO戴维今年1月中下旬发的一封内部邮件显示,2017年ofo开城数超过200个,订单高峰值为3200万单。该邮件显示,“2018年,面对更为激烈的外部市场竞争和不断壮大的组织体系,为了进一步提升管理效率,提升运营精细化程度,经过公司管理层会议讨论,一致决定就国内城市运营体系做出以下组织调整和人员任命。”

据了解,组织调整是指原来城市运营体系按大区划分,现在按城市划分(不按省份),分成海陆空三军。 “海军是重点城市,空军是三四线城市,陆军是夹在中间的广大二三线城市。”瑞林告诉财经网创投。

上述邮件显示,海军战队下辖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广州市、深圳市、成都市,共6座城市。

陆军战队下辖北东中南四个战区:北部战区(下辖西安市、石家庄市、太原市、银川市、兰州市等)、东部战区(下辖南京市、杭州市、厦门市、福州市、温州市等)、中部战区(下辖武汉市、郑州市、南昌市、合肥市、长沙市、芜湖市等)、南部战区(下辖昆明市、珠海市、南宁市、绵阳市、中山市等)。共47座城市。

空军战队下辖其余所有城市,具体包括哪些并未列出。一位ofo内部员工透露,像上饶属于空军战队。

“大家都在说,空军战队可能要撤站,去了当地实实在在没人了。”瑞林表示,之所以空军要撤站,是因为“扩张太快,空军战队下辖的城市太多了,加上融资不到位,需要节约开支。”也有员工表示,“没有听说要撤,有可能仅仅是公司战略资源会有偏差,不至于撤。”

ofo方面对此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内部腐败杜绝难

可以说城市端大幅裁员是提升运营精细化程度的不二选择,而内部管理混乱恐怕也是令ofo极度头疼的问题。

此前,ofo因城市运营“吃空饷”、“吃回扣”的现象被媒体曝光。一位ofo城市运营人员向财经网创投表示,“实际情况可能要严重的多,这些问题很早之前就有了,只不过是最近才慢慢暴露出来,ofo近期也才开始调查上述问题。”

据财经网创投了解,如果ofo所在城市运营人手不够,就需要招聘兼职做装卸车、整理车等工作,于是就出现了“吃空饷”的问题。

拿ofo下辖的某二线城市来说,招聘兼职人员一天50元左右,运维人员一天100元左右,用车(拉小黄车的货运车)一天300元左右。 “举个例子,如果运营报需求10人,实际到岗4人,剩余6个人就报了空饷。” 上述ofo城市运营人员继续说到,“而一个内部关系深的主管,名下用五六辆车,一个月就是五六万元的使用权。”

此外,一封ofo内部邮件的截图显示,今年1月初,昆明市官渡维修仓两名运维人员因盗卖公司只能所数千套,牟取私利,已被警方抓获,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对这两名运维人员涉嫌职务侵占立案侦查。

“一套智能锁大几百上千元的成本,仅凭两名普通供应链的员工,盗卖数千套,几乎不太可能。”上述ofo城市运营人员说,“一般而言,供应链存在收取第三方红包(即“吃回扣”)的情况。”

如果按照媒体报道,ofo的供应链回扣10元/每车,对于有2300万辆车的ofo而言,从中可谋取的私利数目高达2.3亿元。

可以看到,摆在ofo面前的问题不容小觑,管理效率和运营精细化程度的提升阻力也不小。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来源:因果财经
作者:王丽娜

关键字:

ofo 海陆空 管理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还可以输入133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