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背靠蚂蚁金服、滴滴的公司为何被股东举报内幕交易?

野马财经 2017-12-12 10:44 0
分享到:
导语

因5800万资金化为“股灾”炮灰,时隔两年,高鸿股份的原股东陈俊依然没有放弃揪出那个,将他的真金白银“扼杀”在2015年7月9日的“始作俑者”。

因5800万资金化为“股灾”炮灰,时隔两年,高鸿股份的原股东陈俊依然没有放弃揪出那个,将他的真金白银“扼杀”在2015年7月9日的“始作俑者”。

“我的遭遇就像是与能够看牌的庄家在玩”最近,高鸿股份原股东陈俊向野马财经透露,自己正在向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高鸿股份涉嫌内幕交易,目前该举报已经被正式受理。

(陈俊向贵州证监局举报的登记材料)

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鸿股份”)是一家集数据产业技术、产品和资源组建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于2003年上市,股票代码:000851.SH,是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旗下两家A股上市公司之一。

今年10月份,高鸿股份曾被媒体广泛关注过一次。蚂蚁金服和滴滴,分别向高鸿股份旗下子公司——北京高阳捷迅技术有限公司进行增资,成为其战略投资者。

时隔两年之久,究竟是什么让陈俊对案件锲而不舍?据了解,陈俊的职业是律师,他认为,自己的遭遇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中国的中小投资者,在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博弈的过程中是多么的弱势。他表示自己将为打破这种不公,“抗争到底”。

一场突如其来的股灾“暴风雨”

陈俊告诉野马财经,他投资高鸿股份是因为在2015年6月24日,偶然看到国家出台的有关“互联网+”的利好政策,于是他以自己在申万宏源账户里的2500万元作为保证金,向营业部融资2000万,买入高鸿股份190多万股;随后又以妻子在申万宏源账户里的3300万元作为保证金,向营业部融资1800万元,买入高鸿股份约225万股,平均持仓成本约为20—22元/股。陈俊夫妻双方共计买入高鸿股份逾400万股。

(2015年7月高鸿股份十大流通股东截图)

而根据陈俊提供的证据资料显示,当时手持股数超过400万的陈俊,位居高鸿股份前十大流通股东第九位。

“股灾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就在陈俊买入高鸿股份刚过一周不久,股灾降临、股价暴跌。7月3日,高鸿股份股价一度跌破13元,陈俊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跌破150%。

根据融资融券的交易规则:客户维持担保比例不得低于130%。当客户维持担保比例低于130%时,应通知客户在约定的期限内追加担保物,前述期限不得超过2个交易日。客户追加担保物后的维持担保比例不得低于150%。陈俊需要追加保证金弥补资金缺口。

但陈俊并没有这么做,他认为随着国家救市政策的出台,高鸿股份股价会止跌回升。这对于一位亏红了眼的投资者,无疑是一场豪赌。而事实也并未能如陈俊所愿。

7月6日,高鸿股份跌停至11.30元/股,申万宏源致电陈俊,告知其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跌至128.6%,已经低于130%的平仓线,若第二天不能在规定时间内追加保证金,将按照合同规定强制平仓。

股灾不停牌的玄机

最终陈俊先行平仓20多万股,将担保维持比例拉升至130%。涉险过关之后,陈俊思前想后,自己作为高鸿股份背后十大流通股东之一,有权利向上市公司提出停牌止损建议,这也符合全体股东的利益。

7月6日当天,陈俊致电高鸿股份证券部,希望公司能像其他公司那样停牌以帮助包括自己在内的公司众股东及时止损。但对方表示,“会将情况上报公司,再作回复。”

两天之后,高鸿股份再度暴跌,最低跌至9.15元/股,陈俊两融账户担保维持比例一度跌破115%,再度面临随时被强制平仓的风险。情急之下,陈俊再次致电高鸿股份希望公司停牌,这一次对方明确表示:“公司不会停牌。”

以上两次致电,陈俊均保留了电话录音作为证据。

在了解到了公司不会停牌的情况下,陈俊与妻子于7月8日当天,抛售了手中400余万高鸿股份,但因受巨额沽单压力,7月8日当天无人敢买高鸿股份,最终只抛售了22万股。而剩余170余万股,则在7月9日被申万宏源强制平仓,之后陈俊妻子因担心同样遭遇强制平仓,也在当天以跌停板的价格抛售了约180万股的高鸿股份。

就这样,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几乎卷走了陈俊两个账户中5800万元资金。而令陈俊意想不到的是,高鸿股份于7月10日以维持公司股价为名,发布公告称鼓励在最近6个月内减持的公司董事、高管增持股份。

根据符合增持条件的高管分别有:公司副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王芊、副总经理刘雪峰、副总经理赵德胜、副总经理张新中。

股灾中号召高管增持?高鸿股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7月31日谜底揭晓,公司宣布了重大事项重组停牌公告,称目前正在筹划发行股份购买资产事项,自2015年7月31日上午开市起停牌。

(2015年7月31日高鸿股份发布的停牌公告)

4个月之后,高鸿股份于12月10日发布了资产重组进展公告: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购买南京庆亚贸易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子公司江苏高鸿鼎恒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剩余41.77%股权。

(2015年12月10日,高鸿股份发布的资产重组进展公告)

水落何时石出?

短短数日,5800万资金化为“股灾”炮灰。等风平浪静之后,陈俊再回忆整个事件的始末,感觉自己投资高鸿股份就像是与能够看牌的庄家在玩。陈俊认为上述增持高管、董事是知道公司要重组才增持的,公司存在内幕交易,并且开始着手调查。随后,陈俊先后将自己搜集到的证据向贵州省证监局、中国证监会实名举报。

针对陈俊先生提出高鸿股份涉嫌内幕交易的质疑,一位业内人士王宏对野马财经(www.yemacaijing.com)表示,重组是需要公司内部反复探索才会决定实施的,但是从股灾发生到宣布停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宣布重组,在“千股停牌”的大背景下,一半以上的股票都停牌避险。高鸿股份不走寻常路,放任股价持续下跌,期间又在股价掉到最低的时候发生多位高管、董事增持,确实存在内幕交易的嫌疑。

发生在高鸿股份身上的高管股灾增持事件,究竟是巧合,还是另有内幕?

对此,野马财经两次向高鸿股份董秘办致电,但截止发稿,对方电话均无人接听。

10月18日中午贵州证监局致电陈俊表示,股价异动上市公司是否停牌是由深交所决定的,至于高鸿股份是否涉嫌内幕交易,证监局会按照流程进行调查。

 【关于因果财经】:“因果财经”为“财经网”与“因果树”联合打造的创新、创业全新资讯平台。“因果财经“致力于通过智能数据力量+财经媒体人的全新视角,寻找投资新锐人物、发现创业独角兽、解读投资逻辑,透视创投生态产业,为投资者/创业者/政府机构提供投资创业创新可以信赖的数据和分析的决策依据。
来源:野马财经
作者:

关键字:

内幕交易 股东 蚂蚁 公司 金服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还可以输入133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